北方证券股票配资



卷三 破天荒 336【绿帽子的天才】

    明代只有两种专科学校,一种是阴阳学校,一种是医学校,而且皆为官办。

    阴阳户子弟,进入阴阳学校读书,由县学、州学、府学一路进修,佼佼者被选到钦天监为官。

    医户子弟,进入医学校读书,由县学、州学、府学一路进修,佼佼者被选到太医院为官。

    两者官品一模一样,升迁途径也大同小异,并且余丁都可以考科举。

    王渊创办的工商学院,属于大明第三种专科学校,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奔着当官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宣布免收学费,并且还提供书本,几天时间就报名满额。

    为啥?

    因为这是杭州府城,贱籍子弟无数。他们本就没资格参加科举,免费读书多实在啊,而且这学校还是总督办的!

    郑仵作就把长子和次子送来了,还告诫两个儿子说:“你们记住,到了学校要好生读书。若是考核优异,读完中学就能去北京,跟随王总督修炼异术。但凡学得总督几分本事,移山填海,点石成金,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长子郑恺说:“父亲放心,我定努力用功,把总督的法术都学过来!”

    次子郑愔年幼许多,歪着脑袋问:“父亲,可有会飞的法术?”

    “有,”郑仵作说,“你努力学习,今后肯定能飞。”

    郑恺突然指着学校上空:“父亲快看!”

    郑愔顺着方向望去,兴奋莫名道:“真的会飞,我要去学会飞的法术!”

    郑仵作仰望那热气球,喃喃自语:“竟是真的,竟是真的……总督果是神仙下凡。”

    不惟他们,半个杭州城百姓,都疯狂朝学校的方向涌来。再联想到那些市井传说,一个个对王渊的神通深信不疑,也对天妃降世和溺婴要遭报应更加确信。

    “快拜文曲星君!”有人大喊。

    受此提醒,学校附近齐刷刷跪了一地,甚至有人对着热气球磕头求子。

    一些士绅面面相觑,皆露出惊恐之色。担忧他们私下密议的内容,被总督的顺风耳给听到;也担忧他们暗地里做的坏事,被总督的千里眼给看到!

    其实也没密议什么,就是商量着对抗清田而已。

    郑仵作也跟着众人磕头,目送自己的两个儿子走进学校。突然,他眉头紧皱,嘀咕道:“怎还有戴绿头巾的?”

    却是一个戴绿头巾的男子,也把儿子送入学校,此举顿时引起哗然。

    郑仵作感觉自己受到侮辱,也认为王总督受到侮辱。他爬起来往学校里冲,却被看门的杂役拦住:“只有学生才能进去,家长且退后。”

    郑仵作朝那绿头巾一指,说道:“这位大哥,你怎能让绿帽子家的孩童也进去?”

    杂役笑道:“先生们说了,谁有学生牌号,就放谁进去,我只认学牌不认人。”

    郑仵作属于贱役行列,子孙都不能参加科举,此刻却憋出一句话来:“斯文扫地!”

    戴绿头巾的成年男子,不但必为乐户,且妻子或女儿肯定是娼妓。

    俗称,绿帽子王八。

    贱籍内部也是有鄙视链的,乐户无疑处于最底层,便是丫鬟奴仆都看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斯文扫地!”

    浙江提学使徐蕃大摇其头,他听说王渊要建学校,还以为这位总督转性了。谁知学校开张,却招来一批贱籍子弟,甚至还有娼妓的儿子。

    王渊笑道:“徐学政也是读圣贤书的,难道不知什么叫做有教无类?”

    “狡辩,”徐蕃不想跟王渊瞎扯,没好气道,“告辞!”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王渊也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无论创办官学私学,无论是谁创办的,徐蕃都可以获得一份政绩。他今天本来想来训话,勉励学生刻苦用功,如今却被绿头巾气得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对于提学使而言,此事若传到京城,不但难获政绩,反而还要遭受非议。

    学校总共一百二十个学生,分三个班,每班四十人。

    校长是从王阳明那边,转投物理学派的蒋信。

    王渊就在旁边看着,蒋信召集学生在操场训话:“本人姓蒋,名信,是你们的校长。平时不负责授课,只教你们练八段锦(体育课)。你们多为贱户子弟,也有贫民家的孩童,须牢记校规。校规只有一条:在学校,只论天理,不分贵贱。民户子弟,不得歧视贱户子弟;贱户子弟,不得歧视乐户子弟。若有违反,第一次警告体罚,第二次直接开除!”

    “本校虽然免收学费,当你等当记恩德。毕业之后,第一个月挣来的工钱,须得捐给学校八成。从第二月起,你们挣多少银子,都是你们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毕业,学校会发毕业文书,去哪里谋生都能作为凭证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两考,连续两次考试不合格者,就得交学费继续念书了。你等须用功,给父母省些银钱,这也是大大的孝顺……”

    蒋信没说什么假大空的话,讲出来也没几个孩童能听明白,还不如直接定规矩,用谋生赚钱来激励他们。

    都是些苦出身,当官就别想了,能赚钱养家才是根本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蒋信突然指着热气球:“那不是什么仙法,而是物理。只要你们用功学习,自己也能做出来,而且还能掌握更高深的学问!”

    这一句,专门讲给有志向的孩童听,说不定就能冒出几个科学家。

    孩子们最大十三岁,最小七岁,有的听懂了,有的屁也不知。

    方灵犀回头仰望热气球,又偷瞧站在边上的总督,心中似有一团火在燃烧。他就是那个绿头巾的儿子,父亲为乐工,母亲为倡优,从小就受到各种歧视。

    乐户,除了生活在最底层之外,跟其他贱户没啥两样。

    只要有能力赚钱,他们甚至可以靠其他手段谋生,但必须承担相应的徭役。比如某人技艺精湛,知县宴请贵客时,一声招呼就把他们叫去免费唱戏。

    方灵犀今年十二岁,不但识文断字,而且懂音乐,甚至能写诗填词。

    他父亲非常聪明,他也非常聪明,父亲还偷偷教他《大学》和《孟子》,四书他已经掌握了一半。

    但再有天赋,也做不得秀才。

    父亲听说王总督办学校,而且是贱户都招的学校,立即就把方灵犀送来报名。

    方灵犀的理想很简单,也很难实现,那就是脱去贱籍!

    只上了一天课,方灵犀就把老师惊道。

    这家伙嫌语文课内容太简单,居然照着教材自学数学。数学老师还在教1和2,他已经完全掌握泰西数字,并且自动学会加减法,然后开始在那儿背九九乘法表。

    从第二天开始,数学老师就得给他开小灶,语文老师直接把四书借给他誊抄。

    (前文有些章节,把提学使徐蕃和杭州知府梁材写混了,抱歉。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中证军工 http://www.wudiun.com,

南通锻压股票菏泽股票配资恒通股份杭齿前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