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证券股票配资



正文卷 第四百二十二章 那么干净

    风透过餐馆门,靠着墙边的门轻撞着墙壁,糊在木窗上的报纸,通往后厨门上的床单,猎猎作响,顶上的白炽灯摇晃着,

    餐馆大堂里,愈加显得安静。

    看了眼这餐馆老板,再看了眼那通往后厨的门后,廉歌转回了视线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坐在廉歌身侧的顾小影,也只是循着廉歌的视线,看着这餐馆老板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收拾完,我再回了那儿。”

    餐馆老板坐着,望着那几只嗅着地上骨头的野猫,语气没什么起伏,继续说了下去,

    “打开门,她就坐在沙发上,我走进屋里,她就转过头来看我,好像在等我。她看着我,笑着问我,今天这么早回来啊,我看着她,没应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在沙发上另一侧坐了下来,她看着我,挪着身子,朝着我旁边坐了过来,我碰着她,有些想躲,又忍住,坐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问我,今天没带菜回来吗,我看着她,说在回来的路上撒了。她看着我,又问我,冰箱里还有些昨天的菜,问我要不要就热来吃。我看着她,没应声……她也没再提,就坐在我旁边。我就坐在那沙发上,脱着鞋袜,脱着外套,一件件脱着……过了会儿,她又转过头来笑着跟我说,问我想好孩子的名字没有,然后她又说了几个名字,问我觉得怎么样。我脱下了外套,看着她,没答话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,脱下外套过后,一直没再换上,就问我……我说……怕再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餐馆老板停顿了下,才继续说了下去,

    “……我以为,我以为,我再看到她的时候,她还能像以前那样,是干净的,不像我,不像我这个狗东西,不像那个婊子……但她就是脏了,她不不干净了……她那么干净,她那么干净,怎么能脏呢,怎么能像那个婊子一样,怎么能脏呢!”

    说着,餐馆老板脸上愤怒起来,

    “……她怎么能脏呢,她不能脏,她不能脏,她那么干净,那么干净!”

    脸上愈加愤怒,餐馆老板有些歇斯底里,

    “婊子,婊子!她就和那婊子一样,就和那婊子一样!”

    “婊子,婊子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,她不能脏,我不能让她脏,她和我不一样,她不能脏!要让她干净,要让她干净!”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她好脏,好脏,真得好脏……我不能让她脏,不能让她脏……”

    浑身颤着,餐馆老板先是愤怒,又是慌乱着,一遍遍说着,

    话音渐渐平息,脸上的神情也渐渐褪去,紧随着,餐馆老板语气再平复下来,没什么波动着,再说了句,

    “……收拾完过后,我给她,还有那个野种狗东西,都好好洗了洗。拿着洗洁精,拿着刷子,我就那么一遍遍洗着啊……怎么能那么脏呢,怎么能那么脏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洗了好久,我才帮她洗干净……她又干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餐馆老板再沉默下来,脸上笑着,望着那几只野猫。

    “……喵,喵……”

    几只野猫在店里窜着,叼着骨头,撕扯着肉,不时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,吓退围过来的其余几只野猫。

    餐馆里,愈加显得安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那之前那对夫妇的女儿,是因为她怀了孕?”

    坐在廉歌身旁,顾小影看着这餐馆老板,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转过视线,廉歌再看了眼这餐馆老板,也没多说什么,转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餐馆老板闻声,缓缓转过了头,看着廉歌两人,脸上渐渐浮现出笑容,

    笑着,似乎听到什么好笑的话,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什么,我是野种狗东西啊,狗东西就是要吃骨头啊。”

    先是有些癫狂,紧随着,又一滞,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换个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她正好不想活了,那我就帮她一把。”

    脸上笑着,餐馆老板语气没什么起伏着,说着。

    被白炽灯光映在地上的影子,随着风摇晃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候,餐馆外,警车的警报声在远处响起,渐近。

    餐馆老板转过头,脸上笑着,听着那声音,望了望餐馆外,又转回了头,

    “……昨晚上,店里人都已经走完了,我正要关门呢,她跑了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看着她,她长得可真好啊,浑身上下都没多少肥肉啊,就是啊,有些脏,得好好洗洗。”

    脸上笑着,餐馆老板说着,

    “……我问她想吃什么,她说她要酒,我就拿了瓶酒给她,然后还又把烤炉给点燃,给她烤了份排骨。

    她没等我排骨给她端上来,就在那拿着酒喝,喝了酒过后,就开始在那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餐馆老板停顿了下,脸上笑容愈多,

    “……之前这热心肠的朱姨,是不是跟你们讲,那女孩在外边做见不得的事情……其实那女孩她就交过一个男朋友,结果她男朋友还不是什么好东西,把她灌醉,把她肚子给搞大了,人就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脸上笑着,似乎是在说件好笑的事情,

    “……多可怜啊,多造孽啊,走到无路,回来找她父母,结果她父母,觉得有这么个女儿多丢脸啊……要是有这么女儿,哪还有脸出去见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端了盘排骨给她吃,我问她,好吃吗,她说好吃,她说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笑着,似乎眼泪都要笑出来,餐馆老板说着,紧随着,笑容一滞,重新坐正了身子,缓缓转了头。

    而此时,警车的警报声已经在餐馆门前停下,汽车开门声,杂乱的响起,一众警察从警车中涌出,朝着餐馆里涌来,

    餐馆老板转过了头,看着之前那对夫妇坐得那张圆桌,眼神里流露出一些可惜,

    “……我手艺还不错吧。怎么就不尝尝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许动,不许动……”

    混杂着风,一众警察涌进了餐馆,喊着,将餐桌旁几人围了起来,

    廉歌两人坐着,转过视线,廉歌再看了眼这餐馆老板,

    餐馆老板,转过了头,从那张圆桌,渐渐转向那通往后厨的门,

    后厨的门上的床单,被掀了开,门后正对着的案台上,依旧摆着未躲开的骨头,

    餐馆老板脸上笑着,

    “……不许动!”

    为首的警察辨认了下,示意着其余警察将那餐馆老板控制了住,

    餐馆老板被按倒在了地上,依旧望着那后厨里,脸上笑着,

    “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几名年轻的警察循着那餐馆老板的视线,往着那后厨里望去,紧随着,脸上一白,似乎再闻到了随着风,溢散出的烤肉香味,不禁转身干呕起来,

    “……我这手艺,不错吧……你看,这些人啃着多干净啊。”

    笑着,餐馆老板被按在地上,看着一众警察,说道。

    几名年轻的警察不禁再干呕了几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中证军工 http://www.wudiun.com,

南通锻压股票菏泽股票配资恒通股份杭齿前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