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方证券股票配资



正文卷 第198章 诅咒反弹

    大鱼装在竹篾编制的箩筐里,底部装着柔软的稻草,以免大鱼在里面翻滚扑腾,弄掉了身上的鱼鳞,导致卖相不好。

    很多人把大鱼买回去,还会养一阵子,鱼鳞脱落导致皮肉受损,在养的过程中死去也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一条大鱼去皮称重是十七点八公斤,装在箩筐里尾巴依然伸在外面,也足够大了,但是鱼王应该当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鱼王。”秦路明从姜仙子怀抱里把箩筐抢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能够抢下来,当然是因为神王大人听说这不是鱼王,那自然无法让她的占有欲发作,不是鱼王的鱼,不配被姜仙子抢夺。

    看到这么一个粉雕玉琢,眉眼精致的小女孩,做出这么霸气抢夺,任性胡闹的举动,人群中发出一阵嬉笑,更多的人是羡慕着秦路明,难怪他这么小声而语气温和。

    哪个当哥哥的有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,还不是都这么宠溺,都这么由着她?

    台上的几位领导交口笑谈了几句,这一男一女多半是兄妹,极其优良的遗传基因,大概父母也是人中龙凤一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小妹妹,你再看看,等会儿还有更大的。”一个把旁边头发仔仔细细梳在头顶,遮掩着岁月的中年男人,在台上站了起来,走过来笑着对姜仙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小……”姜仙子举起手来,刚说了三个字,就被秦路明拉到边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咦,我手上什么时候有了……什么图案……”中年男人放下手,看到了手上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花纹,像是被盖了章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家孩子淘气?倒是一直没有留意到,中年男人擦了擦手,没有办法擦掉,也没有多在意。

    秦路明留意到了中年男子看手背,擦手的动作,顿时明白了,这个中年男人大概因为“小妹妹”这三个字又得罪了姜仙子。

    “你又给人家打印记了?”客观地来说,被打上印记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,但因为他自己都被打过十二个印记,现在秦路明在感觉上倒不是很担忧,仅仅只是觉得没有必要,她有点太小心眼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对于这样不需要回答的问题,姜仙子以东张西望的姿态来拒绝废话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,你给其他人打下的印记有多少个了?至少也有二三十个了吧?”秦路明怀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姜仙子伸出并拢的五根手指头,然后又分开,像洁白玉笋一样的手指头活泼地弯起来又伸直。

    “五十个了?”秦路明吃了一惊,他有点揣摩到了姜仙子的心思,让她一个一个地去降下神罚,可能她会嫌弃麻烦,她很有可能是攒一波神罚,一次性地降下来。

    就像秦路明身上的神罚,也是积累到了十二个才发挥作用……尽管也没有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可这也是因为他更强健的体格和抵抗的资本,能够和姜仙子日夜相处,可能逐渐改变了神罚的力度,她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其他的普通人就未必有这样的能力和运气了,她的神罚到底会是个什么力度,秦路明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个。”姜仙子目光怜悯地说道,“我是一个宽容大度的神王……原本根据罪罚概率计算,我应该降下五百万道神罚。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吧,中证军工 整个城市才八百万人口。”秦路明不懂她的什么罪罚概率计算,可这数量也太夸张了点。

    基本就是生而为人,就该遭受神罚的状况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“宽容大度”,降低到五百个人,秦路明也觉得太夸张了,他甚至觉得姜仙子直接接触过的人都没有五百个。

    秦路明很怀疑目前这五百个印记,都是她独自出去溜达的时候送出去的,大概就是别人说她可爱,说小妹妹诸如此类的就会给一个印记……甚至可能别人只是看了她一眼,目光中流露出些“好可爱”的意思,都会被她打下一个印记。

    只有这种可能,才能够积攒到五百个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减少她独自外出的机会,秦路明回想了以后确定,自己陪着她一起在外面逛的时候,因为他总是会分散她的注意力,她给别人打下印记的几率也会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“我疯了?如果我把你这句话定义为诅咒,那么我就可以反弹,让你的神经递质多巴胺功能亢进,兴奋性氨基酸活性过高,甲肾上腺素和5经色胺的功能减低,大脑额叶和颞叶萎缩,沟回增宽和脑室扩大。”姜仙子用地球上的虫子们可以简单易懂的方式讲述诅咒反弹的效果。

    秦路明愣了一下,完全不知道她说的什么东西,但是听上去极其可怕,“什么意思?我没有诅咒你,我只是客观地……我就是随便找了个形容词,并非是对你诅咒,我收回。”

    总之还是先怂一下吧,这种听不懂的词语十分可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你也听不懂?你不是大学生吗?在你们这低等而低效的教育系统中,大学生意味着你接受了十多年的教育,结果你却连你们自己世界里的简易词汇都听不懂。”姜仙子眉头微皱,秦路明如此愚蠢,左左和菜菜尤其愚蠢也是情有可原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是简易词汇,而是专业词汇。中证军工 的学科细分,我学的也不是生物啊医学啊之类的专业,怎么听得懂?”秦路明并不觉得自己愚蠢,就像一个弗南人比一个胡建人的弗南话说的好,那就能证明弗南人的语言能力更强吗?

    胡建人肯定不服气,一定会说不服比比谁的肉更好吃,中证军工 胡建人的肉一定好吃一些。

    可以请广东人做裁判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你诅咒我,我将诅咒回弹,你就会得精神分裂症、产生情感障碍,得抑郁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病,总的来说就是你才会疯。”姜仙子说完,指了指秦路明的脑袋,“你今天可没有戴溥天之下王臣之帽,诅咒回弹你无法免疫。”

    “尊敬的神王大人,我错了,我用词错误,我只是口不择言地用了不适合的词语,你的宽容和大度,我十分感激!”秦路明充满诚意地说道,“只有五百个印记,足以说明你的仁慈,就算你降下五百万道神罚,那也是生而为人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姜仙子满意地点了点头,“我找个时间就先把这五百道神罚降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五百道神罚会是什么效果?”秦路明小心翼翼地问道,他对A市人民的命运还是十分担忧的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嚯嚯……”姜仙子冷笑一声,“待我降下神罚之后,他们从此以后都不能再吃羊肉串了,只要一闻到羊肉串的气味,就会恶心想吐,这样当我以后去买羊肉串,那些比我买更多,或者抢在我前面买光羊肉串的人就会少许多!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惩罚啊!”秦路明胆颤心惊地说道,“请神王大人务必降下此等神罚,都是他们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想降下五百万道神罚,这样整个A市的羊肉串基本都是我的了,但是考虑到对商业行为的干扰,如果整个A市有五百万个人都不吃羊肉串,那基本就没有多少烤羊肉的了。”姜仙子有点遗憾地说道,“五百个有点少,我会慢慢增加,达到一个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神王大人英明!”秦路明高声颂扬姜仙子。

    姜仙子有点怀疑地看着秦路明,他这副附和她的样子太浮夸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又有大鱼来称重了!”秦路明急忙转移姜仙子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两条土狗也不再打架,咬着秦路明的裤腿跟在他旁边,和姜仙子一起去看新的大鱼。

    这次是几个船家捕上了大鱼,一起来排队沉重,粗粗看上去都差不多大,装在箩筐里过称,公证员读数,第一条来称重的就比刚才姜仙子抢的那条足足重了一公斤!

    “这条是鱼王了吗?”姜仙子偏着头看秦路明。

    秦路明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姜仙子提着裙摆,小脚儿正在裙子下一蹦一蹦的,不由得有些好笑,但是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,可不能脱口而出说她“可爱”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这条虽然有十八点八公斤了,但是真正的鱼王应该接近二十公斤,甚至超过二十公斤。”秦路明根据以往的经验推测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哥说的不错,上一次东骏湖开湖,出来的鱼王就有二十点三公斤。”旁边的一个老者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刚刚冲出去绕着箩筐跑了两圈的两条土狗又跑了回来,站在了秦路明身边,它们已经暂停打架状态了,毕竟对于左左和菜菜来说,购买食材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有购买到了鱼王,一下子把鱼肉类的食材补充满,左左和菜菜才会稍稍安心一些,不再为没有食物而发愁忧心。

    公证员又报了两条鱼的重量,都没有超过二十公斤,就在大家疑惑难道今年的鱼王重量不会超过二十公斤的时候,一个船家喜滋滋地送上了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刚刚放到箩筐里,围观人群便发出了“呦呵”的呼喊声,这条大鱼似乎比刚刚称重的都要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一条贰拾贰公斤!”公证员看了一眼计重器,大声宣布。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一阵轰动,这一条鱼王再次刷新了东骏湖鱼王的记录,而现在开湖捕鱼的船只也悉数返回,没有其他船家送鱼来称重,说明这一条鱼就是今年东骏湖的鱼王了!

    “这条鱼王是我的了!”姜仙子再次走了过去,抱着箩筐大声宣布。

    秦路明拍了拍脸颊,两条土狗也冲了出去,嗷嗷叫唤了两声,围着姜仙子打转,似乎在宣布它们和姜仙子是同伙:抢鱼王组合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……这个鱼王是要拍卖的,你别抢。”那个被姜仙子打了印记的中年男子再次走了出来,好心劝诫。

    因为东骏湖的开湖活动,从来就没有安排过什么保安,最多就是一些应付突发状况的医务工作人员,现场秩序维持的志愿者,也没有人会抱着箩筐就宣布鱼王归自己,所以姜仙子抢到了鱼王,竟然没有人试图去赶走她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抢,我只是拿在手里,我拿在手里的,自然就是我的。”姜仙子冷冷地看着那个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嗷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汪!”

    秦路明连忙走过去,顺手就拿了一块还没有分发的号码牌,直接举牌报价:“我出三万!”

    拍卖台上的领导,还有周围的人群都是一阵喧哗,这个价格不算太离谱,但是这势在必得的样子还是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上一次东骏湖开湖的鱼王只有二十公斤多一点,最后成交价格是16800,这一次的创纪录达到了二十二公斤,大家估计最终成交价格应该也到了两万多,三万的价格大概没有什么人和他竞争了,但也亏的不多。

    拍卖方也没有多少意见,有人直接喊出三万的价格,把这件事情发到社交媒体上制作的声势,给东骏湖带来的推广效应,并不会比正常规规矩矩拍卖来的差,达到这个目的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拍卖鱼王能够获取多少直接经济利益,倒不是什么重要因素。

    于是拍卖方把鱼卖给了秦路明,还发给了他一个证书,证明他购买的确实是今年东骏湖开湖捕捞到的鱼王。

    许多人也就是为了这个证书去炫耀,去发朋友圈,在社交媒体上秀一秀,秦路明拿到证书以后,也抱着鱼王合影,然后发到了空间里去。

    姜仙子本来有些不乐意把箩筐交给秦路明,但是他拍完照就马上还给了她,姜仙子便没有不高兴了,她毕竟是个大度的神王,把自己的鱼王借给自己的侍从拍照,满足他低级的虚荣和炫耀心理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这条鱼王是谁付的前,姜仙子并不怎么在意,难道谁付钱,东西就是谁的?荒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中证军工 http://www.wudiun.com,

南通锻压股票菏泽股票配资恒通股份杭齿前进